骨子里的洋派

2014年04月27日 00:00 英语99级 林昭霖 点击:[]

广外肯定是洋派的,但广外的洋派掩映在黄婆洞里,云山深处,广外的洋派是骨子里头的。

——2002年10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

广外何以为广外?

我们每天只记得步履匆匆地踏着生活的脚步,似乎忘了花些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。

外边的媒体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是洋派的,而且连骨子里头都是洋派的。我们许多同学听了大吃一惊:“原来我们就是洋派的……”

我们的洋派“洋”在哪里呢?

……

广外的建筑很难找到传统文化的印记,不像中大、华工、华农等高校那么充满了古朴的色调与气息。

广外的校门远远望去就像一匹气宇轩昂的骏马,朝朝守望东边白云山上冉冉升起的太阳,暮暮伫送西天万家灯火背后淡淡的残霞。它的双眸,不管凝望着东风,还是注目着西方,都是一样的豪迈,一样的深情。

或者可以说这座大门本身就与中国传统文化不甚相衬。根据“风水学”的观点,宅门不宜正视大路的走向,否则邪气便随车水马龙鱼贯而入。广外偏偏不信这个邪,非但如此,还在门前加了道长虹般的高架桥,所谓的“邪气”被压着直冲校门……

但新校门落成后这几年的事实告诉我们:冲进来的不是“邪气”,而是“福气”,是广外近几年的飞速发展,是社会地位的提升。

听过国外许多高校里都有一条美丽的河流,譬如徐志摩笔下的康河:那河畔的金柳/是夕阳中的新娘/波光里的艳影/在我的心头荡漾。那树荫下的一潭/不是清泉,是天上虹/揉碎在浮藻间/沉淀着彩虹似的梦……

在广外校园蜿蜒而过的相思河,自然没有康河的迤逦和丰韵,而且谁要是声称他甘心做其中的一条水草,肯定会被人骂做神经病。

然而,无可否认,广州其它高校找不出一条河能与之媲美。而且,谁抹得去相思河在自己四年青葱岁月中刻下的痕迹?

许多人嘴上不说,不经意间却往往感受到对它的爱。

典型的广外学生是怎样的呢?

宽阔的校道,高大的白千层下,相思河边的石椅,绿油油的草坪,还有灯火通明的公共教室,到处都是答案。

广外的学生,背着书包,带着小水壶,手里捧着收音机,眼望着前方,却不是在看着什么。

广外的学生,打扮时髦。或是黄发飘飘,或是什么也飘不起来的牛仔服,白衣飘飘的年代,只不过是一个历史的名词。

广外的学生,言谈中都渗透了“中西合璧”的特色:“我明天要做presentation……”“这件事就这么OK吧……”

广外的学生,头脑灵活。各种家教、推销、模特和翻译等兼职风行校园。

广外的学生,每天都在通过西方的媒体关注着当今的世界,如VOA和BBC,而英美重要报刊的网站,更是成为许多同学每天必游之地。

广外的学生,CD盒里的英文歌总是比中文多。

电影院里放映的九成以上是外文电影。中文电影在露天网球场偶尔会有,但是免费的。

……

广外不仅是洋气的,还是洋派的,而且是骨子里的洋派。

然而,如同那座大门一样,它虽然面对着西天,却依然背靠着朝阳初起的东方。洋派思想渗入到了骨子里头,但骨子里更重要的份额,依然是五千年沉淀下来的文化传统。中秋佳节,依然是一夜乡心,点点红烛缀校园;重阳时分,依然是登高望远,新朋旧友诉衷情;北京申奥,多少广外人翘首以待;中国足球冲出亚洲,同样寄托了多少广外人的期盼……

或许,这正是每个广外人值得骄傲的地方,也是我们一直在探询着的广外人的真正的定义。

(摘自2002年12月31日校报)